真爱旅舍能改点数吗-一间有爱情的阁楼

恋爱的时候,他住在集体宿舍里,每次她从远处坐车来看他,只能在他的床上,在室友喊五六的拳击声中,用笔和眼睛在这个小方寸的地方默默地交流,反而感到无限的幸福和温柔,在紧紧握住的掌心里,流畅地穿着。

有一次,他们坐在床上看到窗外流动的灯光,看到那美丽明亮的月亮下,穿着温暖的窗户,她不知道这个城市的哪个门窗,为她和他这样收入不高的打工家庭做准备。出神的时候,旁边的他送来了一张纸,在纸上画了一座绿树环绕着花园的别墅。她知道他的意思是让她放心,总有一天,他会给她一个漂亮的房子,但她只是笑了笑,拿起笔在小阁楼上画圈子,在这个狭窄的阁楼上画两个紧挨着的心,笑着交给他。他看到,在喧闹的宿舍里交往的人,把她抱在怀里,低声对她说:宝宝放心,我无论多么累,都会给你一个避风避雨的房子。

今后的日子,两人拼命工作,为了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里有温暖栖息的小房子,节约衣食存钱。有时候,她在食物和衣服饰品上对自己很苛刻,被女性们撞倒,被她们嘲笑,说她有这么好的头脑,最好省下来计算有车有房间的丈夫,也许她这个穷男朋友也能接受这种冷嘲热讽,她每次听,都默默地咽下去,不说和他听。没有羡慕和有钱的丈夫结婚,也没有必要自己努力的姐妹们。富贵子弟也喜欢她天生的美丽,追求多种多样。但是,想起那个有月亮的夜晚,两个人的誓言,这样的诱惑和躁动,她不重要,没有价值。

他们终于存了足够的钱,可以买到他住的集体宿舍那样的房子的时候,他在看房子回来的路上,动了商机,先拿出这笔钱,在繁华的地区做生意,恐怕一两年就能赚到买更大房子的钱。她听不到沉默的声音,抬头看远处居民楼上温暖柔和的灯光,想着自己的小梦想,再晚两年就能实现,不可避免地会失落,但是看到周围兴奋得不知所措的他,还是抬起下巴,给他鼓励的笑容。

在接下来的两年里真爱旅舍能改点数吗,她仍然过着节俭的生活。他退休后,自己经营音像店,像鱼一样得到水,生意很快就变红了,一年后本利全部回收,店铺扩大了一倍。她有时坐车来照顾他,看到他忙得整天都看不见,悄悄地咽下几句话,不再给他添麻烦了。离开后,把自己刚发的工资偷偷放进抽屉里,帮助他做更大的生意。

偶尔他和她一起在车站等车,和她谈论自己宏伟的志向,说要合并这个城市一半的音像店,让她成为令人羡慕的老板娘。她只是握着他的手,看到车来了,和他说再见,一直等着车开着,看不见他,就拿出已经发黑的纸,对着上面被包围的小阁楼流泪。

转眼又是一年,他的店铺扩大了,但利润越来越低。他的才智终于在经营这么大的店,真爱旅舍等直播软件失效了。再过半年,收入就不够了。最后,他的所有资金,只能经营十几平方米的音像店。

她来安慰他,说一切都是从头再来的人,毕竟比金钱重要得多。他听了,说还很伤心,早就知道了,把钱买到上等的房子就好了,现在钱不见了,安身也得不到。

她默默地伸出手从口袋里拿出纸给他看。他看到那座被他描绘得华丽的别墅,轻轻地包围着的小阁楼,还有里面,两颗亲密相依的心,突然明白了这几年,她想要的也是他应该给她的,只是一个,有爱的阁楼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