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立今年二十八岁,他从小就立志成为演员,十几岁就离开贫困的山沟追梦,追到现在什么也做不了。现在他终于做了和演员有关的职业。

在着名的观光地,郑立和表兄铜色,穿着长衬衫戴着太阳镜,一个人握着扇子抱着算盘,扮演清朝的儿子哥哥和会计师,站在观光地最热闹的顺意街的街道上,吸引游客拍照,收费10元,15元。兄弟俩看着景色赚钱,很满意。

但是这一天,他们突然发现竞争对手不远了。铜人和他们一样打扮,旁边放着纸板,写着一次拍8元。铜人这个行业一般没有标价,有些人不告诉游客要收费,拍完照后要收费。这个明确了标价,离他们这么近,好像来抢生意了。

果然,这个人的生意很好。堂兄小声说:哥哥,我过去把他赶走了。郑立说:如果他不去,争吵会招致管理员,我们会被赶出去。别着急,我有办法收拾他。

第二天,两人提前下班回到租的小屋里,卸妆,各自戴着红黄两头假发。之后,他们跟踪那个铜人,到了僻静的小巷,两人前后堵住了那个人。

那个人紧张的颜色,还没有开口的时间,郑立说:按摩按摩。郑立兄弟俩在前面打脸是打,打那个人抱头求饶。堂兄抓住那个人的领口,狠狠地说:离开顺意街,明天再看你,再打!郑立一掌推到那个人的胸口,说:快滚!

那个人低头跑了,郑立却呆呆地站在那里。堂兄说:快乐!哥哥,走吧,今天好好吃。郑立一句话也不说。堂兄说:怎么了?郑立说:我觉得那个人是个女人。

堂兄吓了一跳:女人?哪个女人在做这项工作?郑立说:是个女人!女人做这项工作,一定有苦衷。郑立虽然不会演戏,但他喜欢看电影和小说,他觉得那个铜人一定有戏。

第二天,还是昨天的铜人消失了,郑立心猿意马,一直在考虑这件事。中午,他叫表哥保护阵地,自己提前下班。

郑立恢复了平时的服装,到处寻找,还是在另一个不太热闹的小广场上,他又看到了昨天的铜人。他在旁边静静地观察,确认那个铜人真是个女人!郑立很后悔昨天的事。他父亲经常打母亲,他从小就发誓这辈子决不打女人

郑立来到女铜人面前,直视着她。女铜人认出他,吓得拔腿就走。郑立小声说:昨天的事很抱歉。请吃饭,道歉。

女铜人说:不,不!郑立说: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打你吗?我们兄弟俩也是铜人,怕你抢生意,昨天我不知道你是女人,我不欺负女人,我要向你道歉。女铜人想了一会儿,说:那行,我穿这件衣服。否则,我就不去了。

好的。郑立马给堂兄打电话,说6点在好吃的餐馆吃饭,堂兄不卸妆,铜人打扮。

郑立守着女铜人下班,两人一起来到餐厅。堂兄把郑立拉到旁边,小声说:你喜欢她吗?郑立说:昨天的掌,我怎么也放不下她。

吃饭期间,郑立拿出身份证给女铜人看,说他们不是坏人,真爱旅舍刷点数教程大家都是同行,他只是奇怪,她一个女人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?女铜人慢慢停止准备,讲述悲伤的过去。

原来,女铜人的名字叫林叶,二十七岁,住在云南山区。5年前,她家来了旅行背包客,租了她家一个月的房间。这个月,她爱上了比自己大十岁的背包客,背包客也很喜欢她,说要嫁给她。但是不久,一个女人来访,竟然是背包客人的妻子,她是上司的女儿,和背包客人结婚已经两年了,背包客人无法忍受妻子的大小姐的脾气。背包客被妻子抓住了。出门的时候,他悄悄地告诉林叶,等着他。离婚后回来找她。但是,一个多月后,林叶发现自己怀孕了。父母强迫她流产后,她离家出走,找到了一个背包客。她在他说的地方找不到他,也联系不上电话。她知道那个背包客人为旅行社制定了旅行计划的,经常去很多景区,看到景区装铜人的收入还不错,在各景区装铜人,一边谋生一边寻找背包客人。她一定要找个背包客,亲口问他还爱不爱她。几年来,她待过几十个大景区,但一直找不到。

听了她的诉说,郑立一拍了桌子。把他的照片交给我们,我们找,找到这个骗子,就打他!林叶连声说谢谢,给了他们两张照片。

之后,他们成了朋友,奇怪的是,每次见到林叶,她都是铜人的服装。郑立说:你不能让我们看到你的真面目吗?林叶总是说:我没有脸见人。

郑立喜欢林叶,但他没有恋爱经验,不敢对她说。

天下说不小,说不大。真爱旅舍不久的一天,郑立真的看到了那个背包客人,他笑着和男人和女人走过来。当他们走近时,原本呆在雕塑身上的郑立无声地伸出手,吓了三个人。那个女人惊呼后,笑着抱着郑立拍照,郑立利用这个机会确认那个人是背包客人。他们刚走,郑立立马给林叶打电话,安静地跟着背包客。

在郑立的电话指挥下,林叶在巷子里堵住了背包客人。背包客人惊讶地说:铜人打开了!我不想和你拍照。

林叶说:你不爱我吗?背包客吓了一跳,看到林叶泪流满面,他终于认出她,忙着支开伙伴,拉着林叶进了茶馆。郑立也跟进,坐在角落里。

背包客听了林叶的诉说后,说:那婚姻离不开,对不起!他拿出卡放在桌子上。这里有十万人。我知道这不能赎回我的罪过。但是林叶说:我不需要你的钱。只要你一句话,你还爱我吗?背包客犹豫了很长时间,说:对不起,我不能爱你。

好吧,我明白了。走吧。林叶指着门口坚决地说。背包客犹豫了一下,起身去。林叶把卡扔进他的怀里,大声说:取钱,保存良心。背包客人走了。

林叶一个人坐了很长时间,来到郑立旁说:谢谢郑哥。我明天去。我祝你生意兴隆。郑立说:忘说:忘了那个骗子吧。在这期间,应该看到我的心情。我,我喜欢你,不要去啊。林叶说:我知道你的心,但我真的没有脸,我不适合你。

郑立总之说,林叶还得走。他说:那么,你一定要去。我为你饯行,今晚六点在好吃的餐馆,不会消失。但是,有一点,你必须卸下这个铜人的化妆。既然我们是朋友,就必须诚实地见面。林叶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郑立和表弟在酒楼等林叶,六点多她还没来。直到七点,林叶打来电话,让郑立独自去她的住处接她。堂兄说:有戏,哥哥快去。

郑立抱着心跳的心情敲了林叶的门,门开了缝,他进去了,房间里没开灯,黑了。突然,门关上了,他从后面抱着,那是林叶。林叶说:我知道背包客人不再爱我了。我找他是为了解开心结。我知道你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,但我还是离开你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