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-我们都是一家子

这一天是大年三十,常春藤警局的候车室正在巡逻。突然间有人喊道。常春忙跑过去一看,看见一个黑黑的老头儿哭着说:“不,不,不,天打五雷轰,不得好死啊!”

常春的心不由得沉了下来,很多农民工一年挣的辛苦钱都揣在怀里,这要是被偷了,还不是要他们的命?想起这事,他急忙上前拉着老先生的手臂说:“大爷别急,跟我先到值班室。”

来到值班室,常春给老头子倒了杯热水,问:“大爷,你丢了多少钱?”遗失了票了吗?」

老头儿苦笑着说:“这票倒没丢,就丢了,足足有五十元。”

常春吃惊地瞪着眼睛问:“多少?

老头儿显然对常春吃惊的样子有些不满,反问道:“五十块还不够吗?”

常春立刻哭了起来。老头儿只是絮絮叨叨地说:“幸亏我把大部分的钱都寄回家去,要是全偷了,我还不急死吗?警员同志,我身上除了票只剩下五十元,这五十元是要给我孙子买花炮的。”

听到老人这么说,常春忙安慰道:“大爷,这件事好办了。不然你拿我的手机打电话给你的儿子,叫他去车站接你,然后拿五十块钱和他买花炮,不是哄你的孙子回家吗?”

老头儿一听,眼睛一亮,说:“这个主意不错,就这样办吧。”

老爷子给常春忙递过手机,打完电话后,就把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这事办完了,常春正高兴呢,谁知老头儿忽然又说:“不行,这事不对…”常春吓了一跳,问:“哪不对?”

老头儿一脸苦恼,说:“我儿子的钱也是他家里辛苦挣来的,也是家里的钱,说起来,我们家还是损失了五十块钱,唉,都怪我没用…”

听了,常春不知该说些什么,这老头子真是顽固而吝啬,不过,他毕竟是个老头子,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,要是不帮他解开这个心结,今年恐怕就过不下去了。

常春立即从钱包里拿出50元,递过去,说:“大爷,你丢的钱算我的好吗?天色晚了,就要出发了…”

正在这时,大爷却瞪了他一眼,说:“我又不叫花,怎么要你的钱?而且,你也不是贼.”

常春想了想,起身踱了两步,忽然指着门口的地上喊道:“大爷,这地上有一张五十块的,准是老天爷知道你丢了钱,特地来补偿你的。”

老头儿一看,地上真的躺着一张五十块的钞票,可他刚弯下腰想捡,突然又停住了,一脸不屑地说:“真假,刚才我进来的时候还没有钱呢,这么快有人丢了?再加上这里人很多,怎么偏偏你看见了?真爱旅舍点数赠送看得出,你是故意丢在地上哄我的…”

常春尴尬地微笑着,没想到这老头儿看上去糊涂,其实倒也挺聪明。

这时,车站号角上的通知说要发车了,看着老头子没精打采地走到汽车后面,常春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老头儿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,终于到站了。看着别人欢天喜地的样子,他却丝毫没有感到快乐。看见儿子还没来,老头子便低头背包回家去了。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在喊:“大爷,大爷,你能帮忙吗?”

老头儿回过头来,一个警察在招手叫他。那个警察指着旁边的警车说:“车子陷进坑里了,我一个人推不动,大爷可以帮我推一下吗?”

老头儿马上放下包,挽起袖子说:“这不是小事吗?”所以,那个警察上了车,把车发动起来,老家伙弯腰在后面使劲推,车就出来了。

老头儿满意地拍了拍他的手,拿起包就走,谁知警察又叫道:“大爷,等一会儿。”老头儿疑惑地转过身来,说:“还有什么事?”

警官一脸感激地说:“大爷,如果今天不是你,我真的没有法子,我要怎样感谢你呢?那么,你要付些工钱,五十块还不够吗?”说着,递上一张五十块的钞票。

没料到真爱旅舍视频聊天室,老头儿就像吃药一样大叫:“你不是看不起人吗?这就是你的推车吗?还钱吗?以前在城里我都是用警察的手机打的,人家也不跟我要钱啊!

老人说完,拿起包就走了,警察愣了一下,赶紧喊:“大爷,我错了!不然,就拿个小玩意儿给你孙子玩,这玩意儿不值一文,算我一点心意?”

听到这句话,老头儿忍不住停下来,回头一看,这辆车里还有同样的东西。老头儿仔细一看,眼睛立刻瞪大了,原来是一小捆花炮。警方盯着老人的脸,小心翼翼地说:“大爷,这花炮不是要你付工钱,而是我和我妻子买的,她也要一份。老大爷可以帮我收吗?否则,我太太就会骂我,说我是个无赖乱花钱的人。”

老头儿一听,高兴地说:“为了你老婆不骂你,我收了起来。”这个孙儿这下有了花炮,五十块钱就算是还回来了,心结也彻底解开了,快快过年吧!所以他三步并作两步地赶路,跑得很远很远,只听身后的警察喊道:“大爷,新年好!

到了晚上,老一辈人吃完年夜饭,便一起到屋外看孙儿放花炮。看到孙儿兴奋的大叫,老头儿摸着胡须开心的笑了起来,忽然心中“咯噔”一声,想起了什么,赶紧叫儿子:“白天我用警察的手机打给你的号码,你给我回电话。”

这时常春还在车站值勤,突然听到手机响了,接起电话来,原来是白天丢了50块钱的那个小气老头!

老头子在电话里诚恳地说:“警察同志,新年好!

常春听了,只觉得心里暖暖的,忙说:“大爷,新年好,万岁!”

老头儿又说:“警察同志,你听见了吗?我的孙儿在放花炮!刚刚我才突然明白,你和那个让我推车的警察是一家子,对吗?多谢啦!”说着突然哽咽起来。

常春抑制住自己的情绪,大声说:“大爷,应该说——我们是一家子!”

本来,老头子走了以后,常春一直放不下这件事,突然灵机一动,想起老头子在镇里的派出所有个老同学,于是就演了前面那一出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