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会员账号-金盏花的花语,竟然是别离

入学通知书下来时,院子里金盏花正盛开。秦小悠在太阳很热的下午就把它们摘下来用来泡茶。在经过学校时,乔诺停下了脚步,说,祝贺你,学校很好。他声音轻柔,语速缓慢,看不出表情来。秦小悠手中的花儿滑了下去,心的位置轻轻一痛。他非常客气地说谢谢。

它一直背向他,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屏息、紧张地呼吸。她知道乔诺的学校在广州,高二时他得到了保送资格。经过深思熟虑,她还是把学校填到了北京,在写志愿时,手心都湿了。秦小悠和乔诺都住在政府大院里,父亲是同事,同班同学。

他们两人在小学时就一样优秀,一样自豪。她在作文竞赛中获得了冠军,他获得了奥数奖,他学的是跆拳道,她学的是小提琴,他学的是理科成绩第一,她拿的是全年级第一。

父母亲总拿他们比,而她也确实拿自己比他。一切都比他好,一切都比他好,他就像一面旗帜,她的目标就是要超越他。她们在暗中较劲,表面上,却看不到端倪。

无知的年纪,有同学戏称他们是学校里最配的一对,她听了,心里泛起了涟漪。

她感冒了,他们为学校去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。爸爸求你乔诺照顾她,他真的很照顾她。他在后台从兜里拿出一盒西瓜霜塞进她的手心,她的嗓子又痛又痒,声音嘶哑。它的内脏非常清凉。在整个辩论过程中,他发挥了主导作用,不让她多用声带,她拿起笔,在纸板上写论点,配合默契。

经常聚在一起,组织班务活动,参加各种竞赛。但私下里,他们几乎都不说话,即使一起骑着自行车在路上碰触,也是一前一后,默不作声。辩论结束后,两人的关系又缓和了一些,又碰上了,他将车开得很慢,与她平行,也和她交换笔记和复习资料,他还在晚自习后,买了一块地瓜给她,他说,秦小悠,原来我们也可以做朋友。

于是她微笑着,手里拿着地瓜,暖暖的。

就在两人写黑板报时,乔诺说,秦小悠,你爸和我爸都在竞选市长秘书。他说,让你爸别给上面的领导送礼物了,小孩子争大人争,真够忙的。

她用针一样的轻蔑语气说:“她把写好的那块抹掉了,擦掉的那块粉笔渣也掉了,打在脸上,很疼。”

高二那年真爱旅舍会员账号,乔诺的保送生名额下来了。秦小悠也不知道,她也得到了那个学校的保送生名额,但她没有要。

他俩关系又回到了以前,冷若冰霜。在这次竞选中,秦小悠的父亲获胜,成为市长秘书。

有时看到乔诺在院子里,他都会低着头,快速的离开。那年夏天,秦小悠经常下楼,大把金盏花在阳光下盛开。秦小悠瘦了,她拼命做题背书,她要考最好的学校,比乔诺的,还要好。

高三的时候乔诺很懒散,他在篮球场上花了很长时间,篮球打在水泥地上,咚咚响,秦小悠听着有点心烦意乱。他骑车想出去散步,不料跌了下去,脚都崴了。

乔和他爸带着大量的营养食品来看她,她听到乔叔叔在起居室里夸奖自己,乔,没出声。因为工作太忙,秦小悠的爸爸去接乔诺去学校接她。乔伯伯连声说好。

约诺站在楼下等她,她扶着楼梯往上跳,他上楼来,想扶她,但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,落在了她的书包上。

秦小悠坐在他身后,朝他的背上看,怎么看都觉得冷。

她们习惯了背对着对方,仿佛这样,保存了各自的骄傲和自尊。和别的女孩一样,她不会迎合他,主动接近他,他也不会。

风和日丽,城市的景致都被吹得粉碎,秦小悠非常悲伤。

两条腿没过几天就好了,可她还是一瘸一拐地蹦着走,他也只是帮她提包,载她去学校,她第一次发现,他比她高出许多,只能抵着他的第二个扣子,她在他的影子里,会湮灭。

到了北方上大学的时候,秦小悠的父亲和乔诺的父亲又开始争夺副市长的职位。在吃饭时,她父亲谈论了一些官场上的事情,秦小悠嘟着嘴放下了手中的筷子,她说,我不关心政治。

晚上,她把所有的金盏花都放在桌子上,满屋子都是香喷喷的,她朝墙的阴影处,抬起手,用左手去握右手,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。

他想,被一个人牵着住了,会不会很香?

大二学期快结束的一天,秦小悠在宿舍读书,听到乔诺的声音,他大叫着,秦小悠,秦小悠。秦小悠探出头来,阳光明媚,十分刺眼,她有一阵头晕。

真正的乔诺,站在梧桐树下,非常挺拔。当她跑着的时候,听到自己的心跳,一声,敲击的声音,很响。

约诺来本市参加大学生篮球比赛。

她邀请他到学校外面的餐馆吃饭,小菜,还有鱼。于是他给她夹了一条鱼,他说,女孩在理科方面很吃力,要多补脑。

于是,他改变了主意,学着跟她开一些不咸不淡的玩笑。

她带他参观学校,告诉他哪里有图书馆,哪里有餐厅,哪里有三教。慢慢地走,他说:“秦小悠,慢慢地走,好让我们的步伐保持一致。”他语气有些激动,微笑如盛开的金盏花,十分芬芳。

他的篮球比赛她没去看,那天她代表部门去电视台录节目。她在同辈中还是非常出色的,她心里,仍然把他比作自己。

过了一会儿,秦小悠知道,她爸爸在那个副市长的竞争中输了,乔诺的爸爸当了副市长。秦小悠想,要是乔诺爸爸输了,他还会去学校找她吗?

高一那年暑假,她回老家,政府大院被拆毁,新建了一幢楼房。秦小悠的父亲在工作上犯了错误,再升迁也已无望。

秦小悠在院子里摘下了金盏,乔诺也下楼来了,他说,我查了一下,C大的研究生专业在国内很有优势,而且与你们的专业也相对应…

我会去问问我男朋友,秦小悠说这句话的时候,连自己都吓了一跳。不回头的时候,一朵金盏花被她扯了大半,痛极了。他下意识地保护着自己,不想太近,大概是疏远太久了。

大四寒假,有人组织了高中社团。Joano把每个人的电话号码登记下来,整理打印出来,人手一份。秦小悠陪父亲看新闻,看到父亲乔诺迅速转身离开时,非常气愤,父亲说,怎么输了呢?小悠,你让乔诺问一下爸爸,能不能帮我调动一下,现在的职位太没有实权了。

秦小悠感觉鼻翼酸酸的,乔诺再次打电话来时,已被按下静音。看到手机上的蓝光在闪动,在熄灭,在闪烁,她的眼泪快要流下来了。

她们似乎一直都是这样,互相试探,亲近,疏远。两人都背上了自尊和骄傲的刺,在接近时会被对方身上的刺扎痛。

她总觉得,乔诺之所以走近,是因为他父亲在官场上赢了,如果赢的是她父亲,他就会像她父亲那样,转身,用背影保护自己。

秦小悠考上研究生时,乔诺被保送到国外读硕博连读。后来她考上了C大,乔诺得知,他给她发了短信,他说,我以为你不喜欢C大。

他在手机上按了很多字,然后又删除了。她最后的结论是,一般说来。|情绪文章

秦小悠真交了男朋友,也是个优秀出众的男孩,他追她,会说笑话会把苹果削得很细还会为她泡各种花茶。

乔诺决不会这么做,她想,他离得太远了,触不到。

秦小悠在夜晚,闻到了许多金盏花的清香,乔诺的脸颊在瞳孔中变大。

当乔诺回来时,有同学组织了同学会。坐在桌子前的一位同学,闹哄哄的,他们说那个时候谁暗恋过谁,谁喜欢过谁,或者经年累月,那些青涩的喜欢再拿出来,真爱旅舍怎么加盟只是一个玩笑而已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