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点数 下载-亲爱的,请在站牌下等我

真实的我们,在爱情面前是多么无助。来得不早,去得晚。假如十年前,自己可以在那辆车里遇见许先生,我们的故事会怎样?在童话故事中,我们会过上幸福的生活吗?

10年前,许白,我还有汪洋,我们三个都是高中生。17岁时,情窦初开,每个人心中自然都有一个梦想。那时我梦见汪洋,高大健壮的汪洋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。首先是汪洋写给我的情书,情书写在粉红色的信笺上,用的是蓝色的墨水,字体有力,很好看。很明显,那天放学时,在车棚,许白向我走来,他说汪洋给你的。

于是我和汪洋成了一对。关于这是否是爱,我不知道。其实,十七岁时,我们中没有一个人会深究什么是爱。可是,当我得知情书竟出自许白之手时,心里忽然一片混乱。

次日上学,在车站,我不知道是否能碰上许白,因为我知道这是许白的必经之路,他和我一样都要坐1路车。那一天,1路车来了,我上车了,但是车上没人。

汪洋和许白星期天到我家去玩。那时家里养了一条叫小白的小狗,小白在许白脚边蹲着,我笑着说许白,我后来怎么管你小白呢?非常和蔼!他们一听,就大笑起来,说大家都同意。说话的时候,他拍拍了趴在许白脚上的小白。我原以为许白会不高兴,但他想了想,又摆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姿态,叹了口气,说:“好吧。”

许白,他一向是最宽宏大量的。

一晃进入大学,一晃大学毕业,所有人都回到了这个城市。岁月流逝,每个人都在改变,但唯一不变的就是我们之间的友谊。咱们还经常见面,尤其是许白,原来默默无闻的许白竟然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。与我们相比,工作中如鱼得水的他是晋升最快的。以至每个人在一起都会下意识地说,你升得这么快,小心点,我们不分阶级,我们会“排挤”你的。许白听到后淡淡一笑,他还是那么谦逊温和。

可就是这样的许白,他却一直没有女朋友。听到女孩追他的消息,但他都拒绝了。

随后听到许白有个女朋友在谈恋爱,但交往不久就分手了。我记得,当接通他的电话时,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艾宁,我喝醉了,你看!怎么回事?我跟她分手了,他说。我把电话挂掉,不知所措。不知他为什么这么跟我说,这与他的性格不相称,这样一点小苦头他都不会跟外人说。

汪洋跟我分手,这是大家没有想到的。在没有任何预兆和铺垫之前,他就向我提出了。“艾宁,我们分手吧,”他说。看着他平静的表情,似乎没有挣扎过就得出了这个结论,“我仔细考虑过才说出来,其实也没有什么理由,我就是不想继续下去,我总觉得你们找得到比我更适合的。”

说到这一点真爱旅舍点数 下载,就不需要再多加补充了。

与汪洋分手后,很奇怪的是,他的内心并没有多痛苦。十七岁那年发生的事情,我只是想了想,就是他写了情书给我,情书是许白代写的,然后许白又把情书交给了我,我就成了汪洋的女朋友。但是我们是否相爱?或许,那时的我们,只是在爱中相爱。

许白是第一个知道此事的人。为了这个,他专门来找我。他说你还喜欢汪洋吗?要是这样,我会尽力帮助你。我摇了摇头,说不用,我们有缘了。

数日后,许白约我有没有类似真爱旅舍,他的眼神怪异却又坚定。我一直想和你说的是,他说,艾宁。你们可以记住,那时我们同路上学,都坐1路车,也就是说,你们所等的那个站是我必走的路,每次经过那个站时,我都会朝那一站看一看,看看那里是否有你们。但我来的不早,就是来的晚,居然一次也没碰见你。我总是在想,如果你和汪洋幸福了,那我就永远保守这个秘密。

我禁不住笑了,我说,其实我是在等你,第二天你就帮他送情书给我。这些话使许白很激动,他真的说了吗?那是真的吗?

我有点没料到许白会来。真没想到,他一直是个很被动的人,在我的记忆中,他似乎并没有主动追求过什么。我一直习惯把自己的感觉藏在心底,现在也许是说出来的唯一机会,我真的不想错过这个机会。一次,我也想放弃,也想努力与别人在一起,但却无法做到。

我一直不知道对许白说什么才好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并非他不好,其实正相反,随着年龄的增长,爱情的观念我已经改变了很多,要不然怎么能如此轻松地和汪洋告别呢?我只是对许白说,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不是一句要换人的话。

我本能地往后退。可能他也觉得追我太紧了,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对劲。某天,他说着说着忽然笑了,他说我好害怕早晚会这样追你。又如是自言自语,自己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怎么现在还等不及呢?

那个冬天,许白到D城上班。事实上,他可以不去,但他说,我离开是为了给你一个思考的空间,所以我选择了离开。

许白走了以后,我偶尔给他打电话。请问他说话方便吗?不管什么时候,他都会说两个词:方便。别人对你的爱意就是这样,接你电话他总是觉得“方便”。

爱,我感觉,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只是自己想的复杂而已。我心里想,他爱了你那么久,现在他还站在门外,等着你来开门,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,享受上天给我们的宁静?为何问这么多为什么?

冬去春来,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乘了一夜的火车到D城看许白。我的突然出现让许白既吃惊又吃惊。他一定是觉得我想通了,所以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对他女朋友,他一边帮我把行李放到车里,一边抱怨着,为什么不坐飞机?彻夜的火车使人疲倦。可我笑不出来。

他对我说,他会放下一切工作陪我。心中暖洋洋的,却装着很严肃的说,这有什么必要,我们不过是普通朋友罢了。我故意把“一般”二字咬得很重,后来我想其实这样说真的只是一种恶作剧心理,但是这个小小的恶作剧改变了我们。那时,我记得许白的手在颤抖。

但是他还是放下手中的工作来陪我。过了两天,他把我送到火车站,我们隔着窗子,看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,我笑了,我觉得他很傻很可爱,一个女孩千里迢迢地来看他,他居然不懂她的心。真是个聪明人啊!

至于自己,我问自己,不知为何也变得如此含蓄,难道不能主动向他表白吗?对,对许白,我还是有点不习惯。在他面前,我想我们最好等到适当的机会再说。

然而,当这个恰当的机会到来时,我发生了意外——在回济南的第三天晚上,在回家的路上,我不幸遭遇了车祸。

醒来时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头发也没了。本来在我昏迷的时候已经做了手术,因为头部受伤,所以头发一根都没有了。母亲说幸存下来已是谢天谢地了。那时我才知道我受的伤不轻。

由于种种药物的作用,苗条的我越来越臃肿,而且,脸部也同样肿胀。再照镜子时,我几乎都不认识自己了。照着镜子,我问自己,这是你吗?您是过去那个飘逸长发的女人吗?而且腿部的伤更让我行动不便。

所有的东西都是空白

每天都要熬过去。我对父母说过,不要告诉任何人,我不能让任何人看到我的样子。当夜幕一片漆黑的时候,我的内心对未来充满了恐惧。

许白许白色这两个字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。母亲告诉我,在我昏迷的时候,嘴里一直在轻轻地叫着这个名字。母亲自幼见过他,一帮同学到我家玩,到厨房帮母亲做饭是许白。

最后接到了许白的电话。他说一直想给你打电话,那天送你去的时候,我一直想告诉你,我愿意等。把电话扣了,没说一句话,心里就那么一点点痛。现在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