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早就没了-爱在不经意中已走远

我和他在父母的支持下来到了深圳,因为彼此深爱着并且已经谈好了结婚,我们同居了。初来乍到时真爱旅舍主播磁力,条件十分艰苦,我是一个没有受苦的人,许多事情都靠子林照顾我。与我相比,子林显得成熟而稳重,他的人生经历也让他比我更能面对困难。小时候父母双亡,他是老大,带着弟妹寄养在姨妈家,所以他从小就很懂事,待人很周到,虽然有些大男子主义,在家里弟妹们都听他的。而且我一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长大后追我的男生也多了,所以总是比较任性,不受约束。到达深圳后不久,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。

工作地点离离子林公司不远,每天早上他都会把我送到汽车站,下午下班就来接我,即使他暂时有什么事,也一定会打电话叫我在办公室等他。每一天,都是如此。我知道他很在乎我,慢慢地习惯了,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

但是我们并不生活在二人世界中,我们需要周围的人来处理。喜欢我的男孩很多,有些人知道我有男朋友,还是会热情地请我吃晚饭,一起出去玩。当时我还小,玩的心也很大,觉得出去一帮人吃饭都不算什么,为此他很不开心。

我公司的总经理40多岁,当时正处理离婚事宜,他外出打工时喜欢带上我。毫无疑问,我对他没有什么感觉,但是到外面去公事,他就是要我去,不能拒绝。有的时候谈判结束了,总经理说:“走吧,顺便去吃一顿。”那时候我还小,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,就去了。其实也就是吃饭,总经理显然对我很好,甚至对我喜欢吃的菜也记得很清楚,不过也只是到此为止。

但是在这件事上,我和子林之间发生了很大的争执。瞧他老为这些事生气,我也很生气,心想自己心里又没鬼了,为什么不相信我呢?于是我们开始争吵,子林一次又一次想和我沟通,甚至写信告诉我他的感受。讲起来也是我年轻,对感情的体会还不深,我觉得谈一次又一次很累。子林焦急万分,有时晚上一两点钟还会摇我一下,试图和我交流。但是一天的工作已经很累了,我怕第二天早晨会迟到,所以不愿和人交谈。这种交流的机会一次又一次地被我的懒惰所剥夺。我知道他对我很好,也知道他很在乎我,也许是我一直太骄傲了,周围太多的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紧张。

到了年底,整个公司的人都要一起吃饭。工作时我给子林打电话,让他自己先回家,他不听,还是来了。我说你也过来一起吃饭,他也不答应,说在楼下等我。冬天到了,他在楼下转了两个小时。用餐时,同事们要我敬女上司一杯,大家都怂恿我,我推不掉,就给女上司喝了一杯。

吃饭时,我下楼去找子林,他一闻到我嘴里的酒味,就突然打了我一耳光。当时我吓了一跳,长得那么大,还从来没人打过我,虽然他打得很轻,但的确是打在我脸上,我哭着跑过去。子林也被自己的行为吓着了,他马上跑过去,求我原谅他。但那次后,我决定好好磨练一下他的脾气,以前他在家里的弟弟妹妹都得听他的话,如果现在我不磨练一下他,以后结婚就很难改变了。

有一些小事情我开始改变,比如说,知道他喜欢什么,就偏不买给他吃,偏不讨好他。家务活都由他干,有时看到他疲惫不堪、心烦意乱、心不在焉,还故意不管他。我认为男人是需要磨练的,如果现在对他很好,结婚后他会感觉很平淡。我会磨掉它的锐角,先喝下苦水,以后它就会觉得甜美。

当他生气的时候,我不理睬他,他不得不再次回来。有时候他会写信给我,承认他确实知道我并没有跟别的男人有什么不愉快。但是最后他还是不相信我。

尽管我这样对待他,他仍然对我很好,一直宠爱着我,只是对我外出就餐之类的事总是有些不放心,但还是克制住了。我和子林相处了三年,那几年,子林一直很想结婚,很多次都跟我提起结婚的事,他肯定很不放心。买房后,我们经济很紧张,我是个完美主义者,不想在空房子里结婚,总想等将来有了钱再来,所以就再三拒绝了他。

子林工作一直非常努力,几年间,他已在公司升为部门经理,各方面的报酬都比以前高了。但是无论做什么工作,他都会把我叫到一起,如果我说累了不想去,他会很不高兴的。爸爸来深圳的时候,正好让我有了一个理由,就跟子林说这段时间我要陪爸爸,你做什么事情,自己去做。

正是从那时起,子林晚上很晚才回来。父亲离开后,我开始常常在晚上独自在家看电视,等待,有时还和朋友一起去逛街。夜里回来没看见我,似乎也没多想,更没吵。但我还是认为,也许是我们之间的磨合好了。

之后,一周有三个晚上他都是凌晨才回家,我开始常常独自看守空房,有时我提出要陪他出去,他反而说有客户来我不方便。一天晚上11:30,我忍耐不住地打了他的手机,结果他没有接,而是挂了,之后几个小时也没联系上。直到凌晨2点,他才喝得醉醺醺地回到家,我很生气,问他究竟在哪儿。他喝得醉醺醺的,人都很失态,他一再请求我,说他很关心我,他没做什么坏事,绝对没有。之后我没有再深入研究,他也没有再提这件事,但事实上,每个人都没有消除阴影。

一开始,我常常找他,想多和他交流,有时候白天也会打电话到他的办公室和他说话,但他总是说很忙:“你怎么了,现在是上班时间,这么忙,你总是缠着我。”于是我撒娇说:“是的,但是下班的时候你也不在家,我很孤单,每晚独自在家,没人说话啊。”从此,我也不再打电话了,每个人都憋着,不沟通也不吵架,而是在心里猜测对方。

之后真爱旅舍早就没了,我越来越少得到子林。某天,我在他的手机里发现一条暧昧的短信,问他是怎么回事。他说出去挣钱,有些陪酒的姑娘喜欢乱发消息什么的。于是我说:“你现在每晚都晚归,我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生活,你就把现在的工作辞了吧。”结果他不但没有答应,反而一溜烟跑了出去,三天也没有回家。

他回来后的第四天,把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好,又住进了另一个房间,又锁上了门。之前他一直很让我开心,每次和我发生矛盾,总是会哄我,看他这么做,当时我全身都僵住了。

一个月来我们在寒冷中。在这个月里,他也做了很多和善的努力,比如早上起来给我挤刷牙牙膏,买了个随身听偷偷放在枕头旁边,晚上又把房门打开去睡觉,但是我总得理不饶人,觉得本来就是他的错,应该直接向我道歉。

在冷战的一个月里,一切都没有改变,当我决定离开时,他拦住了我,并离开了我。那时候我觉得,我固执也固执这一回,让性也让性这一回,如果他真的为我改变了,我以后会好起来的,我还是离开了家。离开后,他打电话给我,发了简短的消息,但是我已经绝了,不想理他。之后他不再给我打电话了。

刚刚搬出去就感觉很轻松,再也不会每晚看电视,也不会在等他,担心他。但是时间久了,渐渐地又想起他的好,想起他这些年来对我的宠爱。镇定下来,大年三十我又搬回来,做了一桌菜。我坐下给子林夹菜,他拒绝了,当时我非常伤心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