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爱旅舍 提成比例-藏在杯子里

丈夫去世早,翠英就硬着头皮用自己的一双手,拉大了孩子们的肚子。

幸好两个孩子都很努力,先后考上了大学,在镇上安顿下来。翠英不想进城,儿女们只好来折法儿,在市郊的接合部给翠英买了个四合院,让她在院子里种菜,养鸡,周末的时候,儿女们去看她也很方便。

那天一早,女儿小菊开着她的白色轿车,眼泪汪汪地来到了四合院,见翠英三句话没说完,便“哇哇”地哭了起来。

翠英急忙对女儿说:“看你这样子,快四十了,还哭啼啼的,有什么事好好对妈妈说,哭有什么用啊?”说到这里,翠英心里早猜到一个十之八九,女儿心肠硬,从不服输,虽然是个女儿家,却很少掉眼泪,眼下这种情况,准是跟丈夫闹别扭。

果不其然,小菊吞吞吐吐地说,昨天她不小心从别人那里知道丈夫和单位里的一个女人好上了,她狠狠地问了丈夫一句,最后丈夫低着头承认是一年前的事,说是一年前的事,现在和那个女人分手了。小菊花哪受得了,就把碗砸在盘子上,闹了一整晚。

翠英静静地坐在院子里,静静地听着女儿的这番话,发了一句怨言,然后对她说:“小菊,你到娘家去吧,把床边的小柜子里咱家的那个玻璃杯拿来。

小菊花擦着眼泪问道:“妈妈,口渴吗?你为什么要用那只杯子喝水?这不是你的宝吗?”

翠英说:“我不渴,等你喝完了再喝,你喝完了我有话说。”

小菊花进了屋去拿杯子,翠英让她拿了一只厚厚的老式玻璃杯,别看那杯子很不起眼,来历不一般。小时候在乡下,陶器和搪瓷杯不值钱,谁家都有,但玻璃杯却很稀少,翠英手里的这件就更稀少了,玻璃杯上印着一对红双喜,和两朵盛开的大牡丹。

这个宝贝,翠英家平时很少用,平常的日子里,翠英总会把它擦干净,用布包好,放在里面,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,才拿出来用一次,没有斟酒,只是一杯普通的开水,那时候,孩子们都上学了,谁考得好,谁就有资格用这个杯子喝水,每次,翠英都要说这样一句话:“谁能用这个杯子喝水,谁以后能进城,就可以吃肉,吃大米饭,住高楼。”于是虽是一杯平常的水,可是谁喝到了特别高兴,就这样喝着喝着,两个孩子终于都来到城里,离开了穷乡僻壤。

小菊拿起杯子,递给翠英一杯。

翠英接过来,仔细打量了一下,对小菊说:“这麽多年,娘也没跟你说过,其实这杯是你爹临死时买的,那时家里很穷,你爹年纪轻轻又得了绝症,那天,你爹拿了钱到城里去看医生,可他没舍得,进了医院转了一圈,又带回了钱,回来时走进了百货大楼,花了五毛钱买了这杯,他说,这杯好极了,好极了,好极了,几十年来,我一直守着这杯生活,现在我明白了,我拿这杯当我的,所以平时不敢让你们拿着它喝,我怕你们不小心把这杯给老爹砸了。您呢,现在比蜂窝还幸福,男人一生中哪有不犯错误的?但只要他能守在你身边,遇事能帮你扛,只要你对他好,他就能不犯错误,少犯错误,就是错也能改,你说是不是?」

一句话说得小菊心里透亮,她陪着翠英吃了一顿饭,开车回家。

周末的时候,小菊一家三口开车来了,尤其是小菊的丈夫,做饭、洗碗,积极主动,翠英看了,偷偷地笑了。

几天后真爱旅舍 提成比例,儿子大伟开车来了,他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,大声要求和妻子小敏离婚。

听他唠叨完,翠英自然又让他进来拿酒杯,没想到大伟张口就说:“妈,你把酒杯当成我爹了吗?“别跟我说什么杯子的事,我妹跟我说过,结婚跟杯子没有什么关系,这次我必须离开这里…”

此时,翠英自己走进屋子,把杯子取了出来,她颤颤巍巍地拿起杯子,然后向地上狠狠地摔了一跤,“哗啦”一声,杯子被砸得粉碎,顿时吓得大哭起来,他万万没想到母亲会发这么大的火,甚至连那杯像命一样的东西都给摔碎了,他惊恐地看着怒气冲冲的老母亲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翠英问儿子:“你和小敏结婚几年了?”

大伟急忙回答说:“将近二十年了。

接着翠英问道:“你知道这个杯子有多少年了吗?”

孩子摇了摇头,“不知道。

翠英叹了一口气,说:“那东西在我手里已有三十八年了,在这三十八年里,这玻璃器皿随时都会碎掉,可我是全心全意地保存着它,你们在一起才二十年,连一杯玻璃杯都比不上,你还有脸跟我说离婚?如今我把它给摔碎了,连粘合都粘不上了,以后我再也不跟你说把杯子当你爹的事了,我管不了你,你回去吧!”说完,翠英又回到屋里来。

孩子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,他痛得大叫了一声“妈”,让他怎么喊,翠英还是没出来,大伟没办法,只好开车回城里。

当晚杭州dr真爱青年旅舍,儿媳妇小敏打电话给翠英,她哭着说:“妈妈,谢谢你,周末我和大伟一起去看你…”

挂断电话后,翠英的眼圈红红的,她慢慢走到床边,打开床头柜,取出一个布袋子,小心地打开,里面装的全是白天摔碎的杯子碎片。翠英把玻璃杯和玻璃杯拨到一边,从下面掏出一张发黄的纸条,其实翠英并没有对儿女们说真话,玻璃杯和纸条是翠英的“情人”送来的,这人不是两个孩子的老爹,而是一个叫李茂的下乡知青。

在丈夫去世后不久,在给知青送饭时,李茂喜欢上了翠英,那时,翠英已是年事已高,已是寡妇,对这位名叫李茂的人,也有了一点了解。之后知青回城,李茂要翠英和他一起回去,翠英不忍心将两个小孩丢给老奶奶,在分开的时候,李茂送给翠英一个玻璃杯,里面塞了一张纸条,然后就回城了。虽然翠英不识字,但她心灵手巧,把字条上的字分别抄下来,一个去问人,总算把字条上的意思弄清楚了。

李茂回城后,仍然念念不忘翠英。过了一年,李茂不远千里,以回老家探望的名义,回到了那个插队的乡下,想把翠英带走。

当晚,在昏黄的油灯下,翠英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,含着泪问李茂一句:“我进城去了,这孩子怎麽办?”

“我们可以寄钱给他们啊!”李茂说。

翠英说:“不疼不爱的人,寄钱有什麽用啊?”实际上翠英心里想:我进城去了,怕两个孩子永远进不了城啦,当妈把进城的希望留给孩子们,这样才对。

于是,翠英把这份藏在玻璃杯里的爱,一生一世,每当自己遇到困难时,她总是把那杯杯拿出来,从玻璃杯里掏出一张纸来,仔细地看了一遍,想到自己也是可以进城的人,给自己打气……就这样,她一直盼望着进城,但一直没有进城,后来,当儿女们都进城时,她老了,就不愿进城了…

这种意义非凡的杯子,翠英怎么会掉下来呢?仅仅是昨晚,翠英吃完饭,打开电视,无意中看到了播放的新闻,这位身为镇上大官人的李茂,因病去世了。

现在翠英已不再需要进城,她老了,也无所谓了,最重要的是,现在盼望她进城的人也没有了,这杯藏了三十八年的小酒杯又有什么用呢?玻璃杯已经破碎,但那行蓝墨水的字迹却无论如何也无法从她的心底抹去:“翠英,我一直在城里等你…”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